当前位置:mingbao.com.cn财经2017全球财政赤字仍居于高位 明年市场风险预测
2017全球财政赤字仍居于高位 明年市场风险预测
2022-11-21

风卷千尺浪,涛声似旧年。回顾2016年,全球金融市场风波不断,黑天鹅事件层出不穷。看似是偶然的意外叠加,实则是各类主要风险持续扩张的必然结果。展望2017年,全球市场的五大主要风险仍然不会明显改善。

明年市场风险预测

根据多维度的数据测算,我们认为,随着2017年全球经济增长继续放缓,全球财政风险将高位维持,债务风险压力依然沉重。蔓延的货币风险和两极分化风险将进一步抑制全球经济复苏的动能,而长期的货币宽松将导致资产泡沫风险不断抬升。风未息,浪不止。2017年,在诸多风险的搅动下,全球金融市场难归平静,区域性债务危机、财政僵局、主要货币汇率震荡等风险事件的发生概率继续上行。

财政风险:全球赤字高企,财政巩固存疑。2017年,全球财政赤字总体水平仍居于高位。虽然全球财政赤字率将出现自2013年以来的首次回调,但是财政失衡未见明显改善,财政风险依然具有普遍性。相比于发达经济体,新兴市场的财政风险更加集中。并且,全球财政巩固压力与政治掣肘叠加,致使2017年财政巩固前景充满不确定性。

债务风险:压力仍然沉重,风险更加复杂。2017年,全球经济将面临更加沉重的债务风险压力。不仅全球债务总量加速反弹,债务风险分布也将加剧失衡,债务风险的总体水平与高危风险源的数量双双提升,进一步增强了区域债务危机爆发的可能性。并且,不同经济体的债务风险特征出现明显分化,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将分别面对债务总量和债务增速的严峻挑战。

货币风险:危险货币众多,市场难归常态。从基本面以及汇率波动的双重维度,我们剖析了全球23种主要货币的风险状态。综合来看,2017年,委内瑞拉玻利瓦尔、阿根廷比索、墨西哥比索、土耳其里拉、白俄罗斯卢布、南非兰特、巴西雷亚尔、俄罗斯卢布、英镑和印尼盾均具有较高的货币风险。在宏观乱纪元,众多危险货币将抑制全球经济的复苏动能,国际金融市场短期内将持续震荡,难以回归常态。

资产泡沫风险:全球冷热不均泡沫风险抬升。2017年,随着实体经济增长继续放缓,全球持续的货币宽松将导致流动性进一步脱实入虚,成为资本荒下推动资产价格的主要动力,并带动资产泡沫风险在部分国家率先抬升。

从宏观市盈率看,南非、俄罗斯、印度、美国和英国的资本市场走势已严重脱离经济增长,存在泡沫化趋势。从宏观流动性看,全球货币供应量继续温和增长。2017年,美国资本市场的泡沫化趋势短期内将进一步加剧,且加拿大、日本、中国也将存在流动性过剩、大类资产市场过热的隐患。

两极分化风险:全球分化加剧,前景不容乐观。近年来,全球宏观层面的两极分化呈现波动上行趋势,各区域微观层面的两级分化风险普遍存在、不断高涨。2017年,由于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和货币宽松长期持续,全球两极分化趋势将进一步加剧,削弱全球经济增长的新动力来源,导致长期增长中枢进一步下移,并将加大全球经济治理的博弈复杂性,进而对全球经济复苏带来巨大风险。

财政风险:全球赤字高企,财政巩固存疑

2017年,全球财政赤字总体水平仍居于高位。虽然全球财政赤字率将出现自2013年以来的首次回调,但是财政失衡未见明显改善,财政风险依然具有普遍性。相比于发达经济体,新兴市场的财政风险更加集中。并且,全球财政巩固压力与政治掣肘叠加,致使2017年财政巩固前景充满不确定性。

第一,全球财政失衡高位持续。从总量看,根据IMF的预测数据,2017年全球财政赤字总额为2.68万亿美元,赤字率(财政赤字/GDP)为3.37%。虽然赤字率同比小幅下降0.24个百分点,但是依然

高于危机初期2007和2008年的0.59%和2.16%,并且将连续第3年高于3%国际警戒线。从分布看,2017年,在全球有统计数据的191个经济体中,有170个经济体财政收入小于财政支出,仅比2016年的危机期峰值下降1个,仍然大幅高于危机初期2007和2008年的101和120个。从结构看,2017年财政赤字率高于3%的经济体有87个,同比下降11个,仍高于2007和2008年的34和55个。

财政赤字率高于5%的经济体有43个,同比下降10个,高于2007年和2008年的18和20个。以上数据表明,全球财政失衡并未出现明显改善,中高风险的经济体数量降幅相对有限、总量依然众多,财政风险在全球范围仍具有明显的普遍性。

第二,新兴市场风险相对集中。从变动趋势看,根据IMF的预测数据,2017年新兴市场的总体财政赤字率为2.74%,同比下降0.29个百分点。2017年发达经济体的总体财政赤字率为4.35%,同比下降0.38个百分点,降速高于新兴市场。

从集中度看,2017年,在全球有统计数据的191个国家中,财政赤字率最高的十个经济体依次为:利比亚、委瑞内拉、马尔代夫、东帝汶、瓦努阿图、特立尼达和多巴哥、厄立特里亚、文莱、基里巴斯和冈比亚。上述国家均为新兴市场经济体,发达经济体连续第5年未进入前十。而在2012年,

西班牙位列第6;2011年,希腊、日本、西班牙分列第8-10位。因此,2017年,虽然新兴市场的总体财政赤字率高于发达经济体,但是其财政失衡的边际改善较弱,高风险国家数量更多,新兴市场的财政风险依然值得密切关注。

第三,全球财政巩固前景存疑。根据IMF的预测数据,若要2017年末如期实现财政赤字率的小幅下降,全球将普遍面临财政巩固的严峻挑战。从范围看,2017年,在全球有统计数据的191个国家中,将有124个经济体承受缩小财政赤字率的压力,较2015和2016年分别增长了40和46个。

从程度看,对于承受财政巩固压力的经济体而言,2017年平均需要减少财政赤字率1.47个百分点。相比之下,2013-2016年美国财政巩固压力平均为0.95个百分点,但已导致美国政府多次陷入停摆危机。此外,2017年政治因素也将对全球财政巩固形成掣肘。

2016年末至2018年,全球有包括美、德、法在内的逾20个国家进行大选。在大选前后,由于民粹主义崛起和社会割裂加剧,各派政党难以有充足的意愿和能力,通过痛苦的预算削减、福利收缩以减少财政赤字。以上因素均增加了全球财政巩固前景的不确定性,2017年发生财政僵局和政治风险事件的可能性有所上升。